您所在的位置:晉安新聞網 >> 區域特色 >> 正文

古今晉安河

2020-08-17 09:08:44   來源:福州日報     作者:楊國棟  【字號

  福州晉安河清波蕩漾,浪濤翻卷,激流沖擊的轟鳴巨響,隨著歲月的消逝而漸漸地成為昨日懷想。最晚在清朝末年,停泊于海上的馬尾舟船,從羅星塔邊起航,逆流而上進入福州郊野,再行穿越晉安河,向著西北方向行進,落腳西湖,幾乎繞過整個老福州城區,演繹一番古代近代的“水上游”。這樣的畫面并非故事傳說,而是老人心口相傳的真情實景。故而,百條如星羅棋布似的密集于福州城內的河溪主干支流,擔負著這座2200多年有文字記載的城市之血脈重任,清清粼粼地緩緩流淌,健康健壯地支撐起“東方威尼斯”的響亮稱號。

  晉安河是福州最大、歷史最悠久的人工運河。

  遙想當年,嚴高建子城時晉安河尚未成型,被稱之為“城壕”,不是很寬大。經過太守嚴高組織工匠民夫大力開鑿,砌基擴岸,河道變得寬廣并且延長了許多。北宋嘉佑二年(1057),主政福建的興化(今莆田)人蔡襄,高度重視福州水利建設,組織大批量的民工開挖人工運河,為的是便于灌溉、排泄和水上運輸。于是,晉安河北接新店溪,南通大閩江,串聯福州城,全長近7000米,成為福州最大的內河。

  南宋晉江人梁克家的《三山志》記載:郡守蔡襄從樂游橋開沿城外河,經湯門、琴亭、湖心至北嶺下?!皹酚螛颉本褪乾F在的晉安橋。古時候,福州城內就居住著許多富貴夫人、大家閨秀,仕女們結伴出城春游,享受大自然的美景麗色,或者趁機巧遇有情人,都會從這座樂游橋走過,故稱“樂游”,成為那個時代福州的一道風情風景。清朝乾隆年間,對樂游橋進行過一次重修,并在石欄桿上鐫刻“樂游古跡”四字。1948年,著名的海軍將領薩鎮冰組織修橋,改名“晉安”,目的是紀念“晉安晚晴社”(詩社)的活動。薩鎮冰為此賦詩一首:“晉安七子舊蜚聲,今日還增十倍名。余事作詩原有托,柴門車轍謝公卿?!?/p>

  1951年,人民政府組織河流疏浚,因橋而名“晉安河”,一直沿用至今。1974年,晉安河再次疏浚,全面加寬河道,砌石駁岸,成為福州最重要的內河。

  晉安河出現大面積的污染,原因很多。自然災害帶來的水源污染,成為晉安河重要的污染來源??此脐柟鉅N爛的晴朗天氣,驟然間臉色大變,暴雨傾盆,將地面的污泥黑灰,一股腦兒席卷進河道,即便再清澈的水流,也當即大變顏色。每年夏秋期間的臺風洗劫,更將悠長的晉安河肆虐得面目全非。一旦內河汪洋暴漲,地面浸淫,污垢滿地,涉入城區最深,連接著鼓樓區、臺江區、晉安區的晉安河,經受的沖擊最大。晉安河原本清潔的面容,由于諸多的原因而顯得憔悴失色,黑不溜秋,在夏日強烈的陽光照射下,發出令人惡心窒息的臭味。

  2016年秋季,福州市委市政府吹響了新一輪治理內河的集結號,晉安區委、區政府積極響應,將生態文明理念融入城市建設之中,以水系綜合治理為中心,開展全區水環境生態修復工程建設,傾力打造“水清、河暢、岸綠、景美”的清水流域環境。

  新時代的建設者們,將治理福州城市內河的新招式放在截污排污上。這顯然是一個明智的選擇,可以避免此前治理河污“治標不治本”的缺陷弊端。建設者將污染的源頭一一找到,采用先進的排水排污泵,盡量不讓污染源進入清水粼粼的晉安河,始終保持水的透明度、溶解氧、氮化還原電位和氨氮四項指標的達標,讓河水保持潔凈地走過全程,直接滾落浩瀚無垠的遼闊大海。另外走向截污管的黑臭臟水,進入福州市建造的污水治理廠,經過科學化的處理后,流瀉到河道里,循環往返地清洗河道后,再清靜地撲進大海,不給大海造成污染。

  以往,河道的治理是“頭痛醫頭,腳痛醫腳”,某一段河岸坍塌了,某一片河水污染了,于是建筑隊,清污隊,各自行動,被形容為“九龍治水”。晉安河的河道治理采用的是“綜合治理”。凡是涉及到的行業、部門,同時進行運作。征遷拆遷、截污管道、污水治理、管線鋪排、清除淤泥、抽水排放等等,綜合施策一齊上,做成了有質量、有品位的永久性工程。

  綜合治理后的晉安河,全部按照福州市串珠公園模式改造翻新。3年來,新增綠地面積數千畝,晉安河兩岸披上清新清麗的植被綠裝,三角楓、香樟、樸樹、紫薇、桂花、茉莉花、三角梅等幾十種樹木花卉被移植至串珠公園。新店溪、馬沙溪、崇福寺溪等河畔,鳥語花香,環境清雅,綠化、美化、香化的生態景觀綿延向前。

  琴亭湖是晉安河重要的水源之一。說到微波蕩漾的琴亭湖,顧名思義,仿佛是在欣賞湖上琴音聲聲的一場美妙音樂會,情如浪涌,琴音悅耳,身心歡愉。經過修整治理的琴亭湖水質優良,這對晉安河本身就是一大貢獻。

  琴亭湖的開拓,一大功用就是福州一旦遇到強降雨天氣,本就具有蓄洪功能的琴亭湖可以擔負著暫時囤積大量水流的作用,以此緩解雨季洪澇肆意沖擊城區而帶來的巨大壓力。

  琴亭湖水質優良,澄明清澈,周邊水草茂密,濃蔭密布,樹木葳蕤,景色優美。白鷺、翠鳥、白鷴率性飛鳴;山雉、鷓鴣、斑鳩自由穿越河流山林,令人拍手稱譽。

  除了琴亭湖,其它河溪灌入晉安河的滾滾浪流,這些年都因為得到治理而水質改善了許多。這也是晉安河的大幸。

  高科技治水,是福州的一大創舉。指揮中心的建立,密集的科學技術融入其間,年輕的操盤手緊盯屏幕全天候監控,才真正彰顯出強大的指揮調度威力。

  “水多水動”,聽起來仿佛是詩歌的情感流動;又好像是鋼琴在彈奏海浪翻卷時發出的海潮沖擊聲響。水多起來,水清起來,水動起來,恰恰是針對往昔福州內河長期水動力差,補水不足,水量微少甚至干涸、龜裂而采取的科技治理手段。

  截至2019年下半年,福州市已經全面實現水庫、湖泊、河溪、閘站的自動化控制,兩級聯動,創造了前所未有的采用科學技術進行水進水出,順暢流動的嶄新局面。

  在歷史的長河中,人類對于“水”的感情很難用一兩句話說得準確到位。水,是人類的生命之源。沒有水,生命就會枯竭死亡。我們的先祖選擇臨水而居,本質上反映了人類對水的追逐、珍重和愛惜,渴望獲得“水”的感情與生俱來??墒?,凈潔的水流在和藹可親的同時,也會無常暴怒。洪荒時代滾滾洪流對于人類的侵害,讓人類產生了獲取水神保護的夢想?!渡胶=洝分姓f道:“朝陽之谷,有神曰天吳,八首八面,虎身,八足八尾,系青黃色,吐云霧,司水?!边@位名叫“天吳”的水神,最重要的職能,就是保護居住在沿江沿河沿溪兩岸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,干旱時為百姓送水,水患時為百姓救命。很遺憾,神話傳說,到底只是在人們腦海中想象的精彩故事,她可以愉悅身心,平添情懷,助人夢想飛翔,卻做不到擊退洪荒時代的水患水澇。

  如今我們卻可以通過科學的研判,高新技術手段,盡量讓滾滾洪流為人類所調遣,所使用。

  在福州城區聯排聯調中心演示的大屏幕上,筆者清晰地看見“納水引潮”的神奇魅力。每天兩次進行這種充滿想象的詩意化的“調”水,大約有1650萬立方的閩江水、烏龍江水,被引入晉安河等城區內河,或漫漫潺潺,或緩緩悠悠地沿著內河既嚴肅又歡快地繞了一圈,再經過那些水閘、閘壩或者水泵站,舒心地流入浩瀚咸濕的大?!?/p>

  緩緩流淌的晉安河,也因為有了自然的和高科技手段的“納水引潮”,可以天天滋潤地、水汪汪地沿著河道清爽順暢地流向大海,再也不用為無雨季節水從何來而發愁,也不用擔心夏天暴曬之日出現河床裸露的尷尬局面。永不枯竭的清清粼粼的水流,將成為晉安河洗凈嬌美面容的天露天雨……

相關新聞
新聞發布 更多

林寶金在城區調研檢查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 盯緊盯牢關鍵環節重點人群 從嚴從細抓好疫情防控各項工作

14日,省委常委、市委書記林寶金赴晉安區,調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