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晉安新聞網 >> 區域特色 >> 正文

名人與壽山石

2016-03-07 10:09:21      【字號

  林則徐壽山石印

  自明之后,用壽山石刻印在福州已經蔚然成風。

  林則徐自然不能免俗,而且有許多方都是親自奏刀的?,F在由福州市博物館收藏的就有5枚,分別為名章“臣林則徐”“少穆”;閑章“長君子心”“身行萬里半天下”“大富貴亦壽考”。邊款:“鐫當代之大名所裁示——少穆”。林則徐,字少穆。邊款雕字為行草,蒼勁有力,正是林則徐親筆所書。林則徐還刻有“浮生寵辱君能忘,世事咸酸我亦諳”的邊款。據說是道光二十二年(1842年)后他隨身所帶的壽山石章。當時他正因禁煙事件被道光皇帝革職,搬出兩廣督署衙門,移住在高街連陽鹽務公所,“羈滯羊城,聽候查問”,并有戍往新疆的動議。而且前兩廣總督鄧廷楨已經被戍往伊犁。林則徐賦詩“中原果得銷金革,兩叟何妨老戍邊”,表達他矢志為國為民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坦蕩心懷。鄧廷楨和詩曰:“浮生寵辱君能忘,世事咸酸我亦諳”。林則徐以該詩刻成閑章,作為座右銘。

  林則徐還有許多用壽山石刻成的名章、閑章和官章。其中閑章有“為寓目之石寫真”“曾歸真愚”“從吾所好”;官章有“歷官十四省統兵四十萬”“總治荊湘”“滇黔總制”等。林則徐逝世后,后人視為珍寶,雖歷經輾轉,終能保存完好。

  林森福州買艾綠

  宋代梁克家的《三山志》稱:“壽山石,潔凈如玉……紅者、白者、紫者、髹者,惟艾綠者難得?!?/p>

  “艾綠”為壽山石中一種希貴品種。民國政府主席林森,福州人,最喜歡“艾綠”。他平常習慣收藏古董,不計真品或贗品,但對壽山石卻十分認真,非要真品不可。一日,他回福州辦事,特地抽空到總督后街“青芝田”古董店里買“艾綠”石。適“艾綠”無貨,“青芝田”老板見買主是一個白須長髯的慈善老人,心里很過意不去,忙說:“客人要艾綠,我一定派人到壽山尋。尋到了再送去。不知先生住在什么地方,請留一個地址?!绷稚兀骸拔沂沁^路的,明天就走了?!崩习逭f:“沒關系,便是天涯海角,我們也把石送去?!庇谑橇稚粝乱粡埖刂?,老板一看知是林森,一時目瞪口呆。林森笑著說:“沒關系,買不到艾綠也不當緊?!绷稚吆笠粋€多月,老板果然尋得幾塊艾綠上品,親自送到南京。林森如獲至寶,十分高興。

  林森有許多壽山石印章,如“林森之印”“子超”、“風港漁翁”“青芝老人”“佛弟子”“青芝老人七十以后作”等。

  徐悲鴻、陳子奮石緣

  1928年,福州舉辦“福建省第一屆美術展覽會”,著名國畫家徐悲鴻應邀參觀陳子奮的作品后,稱贊備至,第二天便造訪陳府,并當場為陳子奮素描畫像相贈。來而不往非禮也,陳子奮遂刻了3方壽山石章回贈。徐悲鴻又作《九方皋圖》送給陳子奮,圖上題跋:“戊辰夏盡,薄游福州,乃識陳先生意薌,年未三是已以書畫篆刻名其家。為予治‘游于藝’‘長顑頷而何傷’‘天下為公’諸章。雄奇遒勁,腕刀橫絕,盱衡于世,罕得其匹也?;ㄗ诶仙?、伯年,漸欲入宋人之室,曠懷遠志,品潔學醇,實平生畏友。吾國果文藝復興,詎不以意薌者斯之哉?茲將遠別,悵然不釋,聊奉此圖,愿勿相忘?!?/p>

  另一次徐氏又在“頤萱樓”拜訪陳子奮,用6尺宣紙隸書贈詩:“閩中自古多才士,吾行福州識陳子。金石書畫秒入神,秉性孝悌追古人。自惟廿載風塵老,換卻當年顏色好。安得避地從君游,歌詠登臨樂此樓?!标愖訆^又刻十余方壽山石章相贈。

  此后徐悲鴻又評價陳子奮說:“當代印人,精巧若壽石工,奇岸若齊白石,典麗則喬大壯,文秀若錢瘦鐵、丁佛言……而雄渾則無過陳子奮者?!弊源藘扇藭挪唤^,遂成莫逆之交。

  據統計,在徐悲鴻給陳子奮的24封信中,言及請陳子奮刻印的就有十數方。他認為陳子奮的篆刻“乍觀不奇,細味之,殊有妙處”。又特別郵寄《齊候罍》銘文相贈,希望陳子奮能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。

  徐悲鴻經常托陳子奮采購田黃、艾綠等壽山石品。據說,徐悲鴻一生用印大多為壽山石,而且除了“江南布衣”和“吞吐大荒”為齊白石所刻外,其余皆出自陳子奮之手

相關新聞
新聞發布 更多

林寶金在城區調研檢查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 盯緊盯牢關鍵環節重點人群 從嚴從細抓好疫情防控各項工作

14日,省委常委、市委書記林寶金赴晉安區,調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