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晉安新聞網 >> 區域特色 >> 正文

宦溪鎮:情緣鼓嶺

2015-07-14 09:23:35   來源:涌泉鄉音     作者:簡福海  【字號

  400多年前,清乾隆進士黃任修在《鼓山志》有這樣的撰述:“萬歷間,僧悟宗結茅庵于鼓山之鳳池。深山峭谷,人跡罕絕。每至中夜,山魈木怪,奇詭萬狀?!⒆鹘鸸鈹蛋俚?,朗耀燭天,彌漫而滅。如是者四。僧依其光處蹤跡之,遂得白云洞?!?/p>

  悟宗。白云洞。發黃的紙片用廖廖數語就將兩者緊緊纏結黏連,字里行間涂抹著層層疊疊的傳奇色彩??墒?,在潺潺流光里,一人,一洞,到頭來究竟是誰遇見了誰,誰守候了誰,誰成就了誰?如今,悟宗早已青衫隱去,但留下了盛有一窩白云及關于他不朽傳說的一方洞穴,還有他親建的積翠庵,它們樸素而不失威儀,依然沾著他的血汗與符號釘在翠林深處。

  也許正因有這些具物,它們仿佛時光的酵母,不斷地發酵與醇化,與之關聯的人物才會在線性的單一里醞釀著紛繁多疊的意味。譬如悟宗,本是一個在遠年里撞鐘念經的尋常和尚,但在鼓嶺的幕布上疏淡地畫了一筆,修建積翠庵或其他,及后便有源源不斷的故事如影隨形地為之擴容。所以,我不太費力就逮到這樣的記述:“萬歷三十四年(1606),有個叫阿勇的福州人,因貪戀鼓嶺的風光,出家結茅于鳳池山上,僧名悟宗。這結茅的地方稱白云洞?!?/p>

  不過,我還是有些許的疑問:阿勇,鄰家小伙般的昵稱,是否為他最初的名字?他與鼓山的情緣從何開頭?他遭逢了怎樣的急景凋年?他的遁世是否心懷三生二世的悲憫傷懷?他如何打發云下的日子?這團團云霧是否如心理學家,無聲無色地掌控任何一個人?歷史往往只有事實,沒有真相。當然,時光湍急而過,真相亦可動蕩。為解開疑團,我曾迫不及待地親近過白云洞。高踞的巖崖,豎起一座簡陋的廟宇,扯來幾片不知從哪來要到哪去的飄忽白云,與蒼天遙相對接,金色的曦光在瓦檐上粼粼蕩漾,寧謐中有香火裊裊,散布著松脂抑或柏屑的清芬。零距離的踏訪觸摸,終究也沒撈到實質性的答案,但卻記得當時的心靈無比超拔曠闊,一如那日萬里無云的藍空。不可否認,觀照大千的宗教,總在不知不覺間把人的目光引離俗世,向上,一直向上。

  “奇崖劃開,深丈許,廣逾五丈,崖為屋,石天為蓋,白云混入,咫尺莫辨,實天下第一奇景?!惫湃说墓P法簡約洗練,描畫的實景與傳達的感受卻從不潦草,讓后人即便不到實地探訪,也能依著文字的脈絡找尋一些身臨其境的美感和耐人尋味的意向。

  “白云洞天”、“佛窟仙臺”、“高枕白云”……這般詞書合璧、意味雋永的題刻,星散在白云洞附近柯坪山的摩崖上,遠遠望去,凹凸,闊狹,干潤,朱紅,燦爛,帶著春天般的體溫和思想的光芒,無不令人安寧或澎湃。

  抒寫白云洞的詩文豐繁更甚,往往以“白云洞”三個字直接點題,信手翻閱,“古洞知何處?山僧路亦迷”、“過溪分一徑,梯石上穹嵌”、“洞門無鎖老僧閑,云去云歸自開合”,那么多綺麗的詞句,悠悠白云般,倏忽間從不同年代的岸崖旁涌出來,涌出來,淹沒你我……這就夠了。白云深處有法相,試想一下,某位年輕人在塵垢撲面的世間,因著偶然抑或宿命的情緣而邂逅一處生長著一窩又一窩白云的地方,還有什么理由比“貪戀美景”更率真可信?還有什么名字比“阿勇”更能契合一個身染幾朵白云就出家的那份勇毅決絕?還有什么故事比此更能凸顯鼓嶺的奇絕勝景呢?

相關新聞
新聞發布 更多

林寶金在城區調研檢查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 盯緊盯牢關鍵環節重點人群 從嚴從細抓好疫情防控各項工作

14日,省委常委、市委書記林寶金赴晉安區,調研

區域特色 更多
福州農業氣象專家,都在忙些啥?

福州農業氣象專家,都在忙些啥?

新店古城遺址公園漸成熱門打卡地 老畫師特地畫“肖像”

新店古城遺址公園漸成熱門打卡地 老畫師特地畫“肖像”